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北京此次疫情还会持续多久?

来源:凤凰网 2020年06月22日 18:23

6月11日,连续56天无本地新增确诊病例后,北京市通报新增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月11日0时至6月20日24时,北京市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227例。

北京为何没像武汉一样按下“暂停键”?北京的这波疫情还会持续多久?核酸检测是否可能出现漏网之鱼?做了核酸检测却没拿到结果是怎么回事?国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专家委员会专家吴浩进行了解读。

北京为何没有按下“暂停键”?小区到底封不封?

针对此次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聚集性疫情,北京要求对有过确诊病例的市场周边小区和高风险街乡的小区进行必要的封控管理。北京的社区防控策略跟武汉社区防控不太一样,武汉“封控”是全部都封上了,而北京是有的“封控”,有的持码就可以进。

对此,吴浩表示,北京这次强调更精准的封控原则,比如并不是把所有中风险地区的小区都封了。如果小区有确诊病例,比方同一个楼、同一个单位出现了确诊病例,就会把这个小区封了。武汉当时是在特定的条件、特定的时期,因为对整个病毒也不太熟悉,所以按下了暂停键。而北京有很多好经验和模式可以运用,因此不会搞大水漫灌、一封了之。

此外,北京此次的疫情发现得早,到目前为止没有看到社区性的扩散性传播,这对北京的精准防控至关重要。

北京新增确诊人群在控制范围之内 不要单纯看数字

就北京新冠肺炎疫情的状况,吴浩认为会进入一个“平稳期”,每天新增确诊人数维持在一定的数字。

吴浩解释,这个“平稳期”就是控制期,控制期不是代表没有新病例的发生,而是因为前期做的一些核酸检测结果逐步出来。该人群是在控制范围之内发病的,也就是说,已经知道他们在哪、他们是谁,因此不要单纯看数字增加了多少。

至于这样的情况要维持多久?吴浩分析,如果说按照潜伏期的角度来讲,估计不会超过本周。

吴浩指出,传染病的规律就是只要把传染源控制了,传播链阻断了,它可能出现一个数字断崖式的下降。

没拿到核酸检测结果?说明相对安全

针对有些人做了核酸检测却没拿到检测结果,吴浩表示,没得到结果,相对来讲是安全的。

吴浩解释,如果是阳性,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阴性要出那么多报告很难。希望民众能理解,现在主要是把那些有风险的人员找出来。

检测是否有漏网之鱼?不可避免

吴浩表示,核酸检测肯定会有一定量极少的假阴性,这是不可避免的。检测完不是终点,还是要戴口罩,家里多通风,做好家庭卫生,包括周边环境卫生,勤洗手,这都是很关键的。

全国各地都有可能再次拉起警报

吴浩指出,当下最重要的是要做好常态化疫情防控,控制住了不代表没有病例出现,该防还得防。现在有些地区没有病例不代表没有新冠病毒,还有可能有无症状的存在。如果把病毒产生的环境都给杜绝了,就相当于预防了。

吴浩表示,要保持心态的平和,做好常态化疫情防控,警报再次拉起时,不一定在北京,全国各地都有可能。

相关推荐

南山区人才安居住房2020年补租启动

南山区人才安居住房2020年补租启动深圳特区报2020年4月23日讯每套住房最高补贴2万元/年!记者从南山区获悉,2020年南山区人才安居住房补租申请已正式启动、将持续至5月7日18时(含周六、日),南山符合条件企业可登录“深圳市南山区企业安居信息系统”(网址http://203.91.39.67:8082/),按要求进行网上申报。据介绍,该住房补租主要面向注册地及税务登记地在南山区的企业和机构(含企业化管理的事业单位,不含高尔夫、房地产类企业);以及前海管理局认定的总部企业。住房补租采取发放货币补贴的方式,发放至企业和机构指定账户,再由企业和机构发放给本单位符合条件的人才或用于本单位租赁深圳市市场房源供符合条件的人才居住。本年度补租资金将分两次发放至申领到的企业和机构,首次在入围名单公示无异议后发放(60%左右),第二次约在9月发放(40%左右)。企业和机构可选择一次性或分批次(每季度、每月等)发放至个人,可将每套补租资金分配至一人或多人,发放金额最高不超过20000元/年/人。(记者罗立兰)

2020年04月29日 12:16

“闽系豪宅开发商”陷1.2亿债务纠纷,黄其森被列入“老赖”名单

近日,子公司1.2亿债务纠纷,又将泰禾集团推上风口浪尖,今年已经55岁的黄其森,能否带领泰禾化解债务危机、扭转眼前的困局呢?01失信被执行人4月24日,据中国执行信息网显示,因东莞市金泽置业1.2亿债务问题,泰禾集团(000732.SZ)董事长黄其森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被限制高消费。失信被执行人详情据工商资料显示,东莞市金泽置业的控股股东为福建中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80%,后者是泰禾集团100%控股子公司。2018年以来,泰禾集团资金链紧张陷入债务危机传闻不绝于耳。为了缓解流动性压力,泰禾集团频繁出售旗下部分项目,仅向世茂出售的项目股权规模就接近百亿。除此之外暂停拿地、发债融资、大力促销、裁员以及抓紧回款等开源节流的招数,泰禾集团能用的都用上了。《小债看市》统计,目前泰禾集团国内存续债券8只,存续规模104.16亿元,其中4只总余额为59.16亿元的债券将于一年内到期,短期集中兑付压力较大。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泰禾集团境内发债失败,今年3月其发行了一笔120亿元的公司债券已经获得通过。存续债券到期分布除此之外,泰禾集团还存续6只境外债券,总规模为15.04亿美元,其中4只总余额8.79亿美元债券将在一年内到期。值得注意的是,泰禾集团境外债券融资成本较高,2019年新发行的3只债券票面利率均高于11%,其中有一只2022年7月到期的美元优先票据融资成本竟高达15%。今年3月,穆迪将泰禾企业家族评级从“B3”下调至“Caa1”,评级展望由“稳定”转为“负面”。02债务危机未解除据官网介绍,泰禾集团成立于于1996年,2010年借壳福建三农登陆资本市场,主要从事住宅地产和商业地产的开发。泰禾集团以“院子”、“大院”系列为核心品牌的高端住宅地产产品,以“泰禾广场”“泰禾新天地”“中央广场”为核心品牌的商业地产产品,在全国具有一定的品牌影响力。泰禾集团官网从股权结构上来看,泰禾集团的控股股东为泰禾投资集团,持股比例为48.97%,穿透后公司实控人为黄其森。股权结构图因为泰禾集团项目定位偏中高端,比普通住宅去化回款速度慢,并且其区域布局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受本轮房地产调控影响较大,2019年以来泰禾集团销售额下滑明显。据克尔瑞数据显示,2019年泰禾集团全口径销售金额为808.7亿元,位列第42名;权益销售金额为626.4亿元,位列第40名,2019年销售额目标完成率仅5成。克尔瑞数据2019年前三季度,由于地产项目可结转销售收入增加,泰禾集团实现营业总收入211.92亿元,同比增长8.2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21亿元,同比增长46.85%,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226.15亿元。在现金流方面,泰禾集团经营性现金流直到2018年才由负转正;2019年由于处置子公司股权资金回笼效果明显,其投资性现金流净额也由负转正;但是由于偿还债务支付巨额现金,其筹资性现金流大幅流出375.91亿元。筹资性现金流情况截至2019年三季末,泰禾集团总资产2305.9亿元,总负债1942.44亿元,净资产363.47亿元,资产负债率84.24%。值得注意的是,自从2012年以后,泰禾集团资产负债率一直高于80%,明显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财务杠杆居高不下。资产负债率《小债看市》分析债务结构发现,泰禾集团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占总负债比为62%,短期偿债压力较大。截至2019三季末,泰禾集团流动负债1194.7亿元,其中短期借款62.6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71.7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43.7亿元,也就是说其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债务有306.3亿元。泰禾集团账上货币资金有147.32亿元,其中受限资金不到30亿,加上经营性现金流,能够覆盖短期债务。另外,泰禾集团还有非流动负债747.73亿元,其中长期借款567.18亿元,应付债券154.85亿元,其整体有息负债已超千亿,净负债率242.39%。在外部融资方面,除了银行借款和债券融资,泰禾集团还有2次租赁融资,15次应收账款融资,2次定增,32次信托融资以及69次股权质押。据公开数据,泰禾集团控股股东泰禾投资持有1,218,801,59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8.97%;截至目前泰禾投资累计质押的股份数为1,207,420,000股,占其总持有的股份数99.07%。股权质押近两年来,泰禾集团经过一系列的手段和措施来回笼资金、偿还债务,但其融资成本高企、销售毛利下滑以及对外担保风险,尤其需要注意:第一、融资成本高企;2019年,境内发债失败后,泰禾集团发行3只高息美元债来缓解债务压力。从泰禾集团融资情况来看,非银机构贷款金额占比最高,比如长城资产管理、四川信托、华能贵诚信托、中建投信托等渠道,但融资成本最高,其总的融资成本均值在9.3%,但其他主流上市房企平均融资成本均值在6.44%,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融资情况值得注意的是,高额的融资成本使得泰禾的财务费用逐年攀升,对利润形成较大侵蚀。第二、销售毛利下滑;2019年上半年,泰禾集团的销售毛利率为27.78%,较2018年同期下滑约5个百分点,销售费用和财务费用却有所上升。同时,泰禾销售净利率为10.79%,也低于主流房企16.5%的平均水平。另外,对于泰禾集团的“大裁员”和高层动荡等传闻也能从财报上一窥究竟,2019年上半年管理费用减少23.88%,主要是因为人员结构优化、管理提升、相关费用减少所致;应付职工薪酬从2018年的2.7亿降至今年上半年0.5亿元,人员成本降幅不小。管理费用第三、对外担保风险;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泰禾集团的对外担保规模非常庞大,对外担保风险较大。截止2019年6月末,其担保总额度为2933.74亿元,其中对外担保额度131亿,实际担保31亿;对关联方担保2802.69亿元,其中对子公司担保额度2771亿元,子公司对子公司担保额度31亿元。担保情况总的来说,泰禾集团虽然项目回款提升、卖子回血初见成效,但仍面临着销售业绩不佳、有息债务压力山大、融资成本高等诸多难题,债务危机远未解除。03黄其森的底色据说,泰禾创始人黄其森身上有两个特点,一是银行底色,融资是他的长项;另一个他是福建人,爱拼才会赢。黄其森15岁上福州大学,据他说“当时的福州大学比现在的清北还难考”,据其他媒体报道这也是他看不起其他闽系本土开发商的原因,觉得自己是科班出身。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大学毕业后,黄其森一直在福州建行工作,一干就是12年。1996年,黄其森和廖光文、沈琳两位高校教师出身的合作人创建了泰禾房地产。据说在黄正式下海前,沈、廖作为先头部队已经创立了泰禾的前身,分别担任总经理和副总。目前,廖光文仍然担任泰禾集团常务副总裁,沈琳担任泰禾集团董事、副总裁。“铁三角”一直牢牢掌控泰禾的大局。银行工作的经历使黄其森在用人上一直遵循“两人四眼”原则。“一个岗位、两班人马”这在其他房企是绝无仅有的,但在泰禾是常态。对于员工的不信任只是一方面,黄其森还把所有事情都握在自己手里,这种高压的管理风格,使得职业经理人没有空间,也被诟病成高管频繁离职的诱因。值得一提的是,黄其森被广为热议的是他提出泰禾2018年“销售两千亿”的目标,然而最终泰禾销售额仅完成1300亿,这使得他当年夸下的海口成为笑谈。2018年下半年,一则关于泰禾银行停贷、债务危机爆发,黄其森被边控的微信截图四处流传,泰禾陷入流动性危机的消息甚嚣尘上。END

2020年04月26日 14:13

租客网:长租公寓套路不断,租房道路是如何规避风险?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22日 14:57